“新生”计划——短篇小说——庆祝P1第十三届极短篇游戏制作比赛顺利召开

前言

1、本文为老鹰的“完人”改造计划第二弹,第一弹大概是之前的《实验观察记录》

2、新论坛为 Project1(原RM.66RPG,因某些原因关站后再次重开)

3、本文系庆祝P1第十三届极短篇游戏制作比赛顺利召开,本文主题与极短篇游戏制作比赛主题“新生”相同,比赛页地址点我


0——

周遭一片白茫,芳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却隐约觉得这一定是梦,毕竟自己怎么可能有胆量独自跑到陌生地方,真不怕被路过的好色男占了便宜?


1——

芳觉得就算是梦,也不能原地坐以待毙,试着四处找找吧。

向着某一个方向前进,忽然耳边传来了细微的喵喵声。还有猫?而且听叫声似乎受了伤。芳顺着猫叫声找去,赫然发现了一只腿部受伤躺倒在地的小花猫。

真可怜,芳心想,肯定是被莽撞路过的自行车刮了,自己在公司门口就看到过几次,结果那些骑车人根本不管它们,依旧兀自向前飞奔,气得自己都想向他们扔石头。

可这也没什么医疗用品,该怎么帮你呢……芳一边想着,一边要摸身上的口袋,忽觉得口袋一沉,居然真的是一套医疗用品:纱布、棉签、红药水……

果然是梦了,芳不由笑出了声,熟稔地帮小猫处理伤口,做梦梦见猫受伤,我还帮着处理伤口,预示什么呢?难道明天上班真会有小猫被自行车撞?怎么总有那种毛躁的人……想着便给小猫处理完了,小猫舔了舔,又盯着芳看了看,忽地转身朝一个方向跑去。难道是给我指路?芳急忙追上去。

“哎!哪来的野猫,还敢抓老子?!”这熟悉的声音,自己居然会梦见那直男癌,芳严重唾弃了自己的潜意识一把,但还是认命地朝声音来源跑去。

白雾之中,正是赵,公司里最直男癌的,每次遇到肯定不会有好事。

“快帮忙把这只猫赶走!我刚停好自行车,这猫就跑来抓我。”赵看见芳,赶忙呼救。

芳当然认得出那只猫就是自己刚帮忙包扎的,也猜出估计是赵骑车撞了猫,有点不想去帮忙,但毕竟同事间还是要维持下情分,便装模作样唤了几声猫,心里却想让猫再狠狠抓他几下。仿佛心电感应一般,猫成功抓了一把赵的脸后,愤愤然跳回芳的怀里。

“不会是你指使它来袭击我的吧!”哪怕在梦里,赵的语气依然格外刺耳,但芳知道,现实里他肯定这样想,但不一定会当面说。

那既然是梦,自己也不会再客气了:“人在做天在看,你刚刚做了什么惹得猫来抓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赵一愣,明显没想到芳会这样反击。

芳痛痛快快说出了平日为了维护表面和平而不会说的话,感觉真是爽得不得了,这个梦还真是有趣。

可等自己回过神来,哪里还有什么猫、赵,都倏地消失不见,朦胧中似乎听见有男人的声音念着“通过”、“一个月体验”,再想认真听,就没了。


2——

“呼,做了个真爽快的梦——”芳一觉睡醒,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结果一看钟,不得了,距离打卡只剩下20分钟!

这几乎是芳每天早上的固定项目:起晚、草草洗漱、抓起面包、飞奔。芳是一个普通公司的小员工,从现在租的房子到公司只有20分钟的脚程,但每天早上跑着去上班时总觉得有2小时那么长。

还剩5分钟时终于抵达公司门口,恰好遇见赵先推门出来,“哟,又踩点?急匆匆跑得来不会连妆都没画吧。”赵每次都能直接说中别人的痛楚,芳怀疑他是经过专门训练的。

不理他,姐习惯了!芳在心里默默吐槽着,一边也不闲着赶紧在最后一分钟打了卡,就开始了上午的搬砖之旅。

忙碌完一个上午,午间本应好好小憩一会,结果赵又和他那几个狐朋狗友端着手机开黑,时不时爆发出阵阵笑声,哪怕带着耳塞耳机还能听见。“唔——为什么会有这种人啊……如果都能互相体谅下该多好。”芳胡思乱想着陷入了浅眠。

由于芳所在的小组和赵的在合作进行一个项目,一般也都是芳被胁迫着去和赵他们打交道。找他们催一份报表,结果他们全推给赵,赵早就下楼推自行车要外出了,芳急忙也奔下楼,期盼着还能拦住他。

即将出大门了,忽的眼角瞥见大门外的道旁有只小猫将要窜出,而赵骑着自行车即将撞上去,芳预感不妙,一边叫着,一边冲向前想要拦下赵,但还是晚了一步,赵的自行车恰好刮到了小猫的前腿,而赵若无其事想继续前行,自然被芳从后头扯住了车后座,惊得他差点向前倾倒。

“你疯了!这样突然扯住自行车,很容易让我摔在路中央的!”赵先叫嚷了起来。

“你刮到这只小猫了!”芳不理他,赶紧绕过车抱起小猫,幸好只是不严重的擦伤,但是一片血迹着实吓人。

“不就是猫!哪有本大爷金贵!你这女的真是有病,为了只畜生不惜蓄意害人!”赵不为所动,“怕不是脸上长满痘痘没人要现在看到只畜生都想要吧?!快抱着你的小猫离远点,等等又撞上了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了。”赵也不再管芳,径自离去。

赵的话十分难听,当然芳以前从他口中听过更恶心的。只是真的很难受,为什么每次都是自己退让,才能维持这塑料花一般的同事情谊,这些人,完全没想过体谅他人吗?

而且,自己也想美美哒,也想像那些人一样用着高档祛痘套装,可是根本舍不得啊。

怀里的小猫喵喵叫着,舔着自己受伤的前腿,芳摸了摸它的头,决定还是先去给它包扎了,至于报表?不存在了。


3——

又是新的踩点打卡的一天,今天仿佛少了什么东西,芳这才发觉,从到达公司门口开始,一路上都没有遇见赵,直至到自己的工位才从同事那里听说赵请了一天探亲假,一大早就回家了。芳也有点想家了,不过一直都没有真正顶着工作压力请假回家过,突然有点敬佩赵。

但是赵不在的一天真的太爽了,少了烦人的苍蝇,没有了直截了当的点评,催东西时那边组也没办法再推给赵这个脱稿专业户,连本来阴沉的天气仿佛也明亮了几分。

芳心里甚至想着赵以后别来了就好了,当然,很快她就否认掉了这个想法,毕竟她和赵一样都是独生子女,家里还有一对老父母,如果这时辞职肯定很难再找到新工作。

唉,可是这样工作真的很爽。


4——

赵请假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他以前可是完全没请过假,身体壮如牛,每天都有充沛的精力四处搞事。所以当芳再次踩点打卡恰好遇见赵提着一个小袋子要外出时一点也不奇怪,芳本想绕个路上楼,可赵见到芳后居然直接跑向她,这可让芳一惊,担心自己是不是又没梳好头、或是嘴边沾了面包屑。当赵开口时,更是惊得芳以为自己还在梦里。

“前天是我不好,那样取笑你害你当众难堪,还完全不管不顾小猫的状况,凭空给你增添负担,对不起。”

等等等等,这真的是他?!他居然会道歉!“啊,没…没事的,我…我习惯……”芳惊得完整的话都说不来。

“这个,我之前问了名也曾有过这类困扰的妹子,她推荐这款,我也不清楚你的皮肤类型,只能两种都买下了。”赵将手中的小袋子递给了芳,这不正是芳日思夜想的高档祛痘套装吗?

“给,给我的?”芳有点不相信,甚至认为这是一场整蛊,可在拆开包装盒后,真真正正散发出祛痘膏的香气。

“嗯,我以前还嘲笑过你很多次,只能这样赔偿你,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我…我接受你的道歉了,你赶快去忙吧,不然你们组的人又要念你了。”芳不敢相信,只想赶快回到自己位子并问问其他同事,是不是重新雇佣了一个同样叫赵、同样长相的人。

“那我先走了。”赵先出门了,芳这才注意到他没有带其他东西,唯一的小袋子居然也是特意拿着要在大门口给自己的。

来到自己工位,原来大家都已经先被赵赔礼道歉了。

“你也遇到赵了啊?感觉他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对啊,他还送了我一个小赔礼,说是前天出言不逊的道歉。哎,我其实早就忘了那回事了。”

“你说,赵昨天回家探亲,是不是被父母的爱感化了,决心洗心革面做人?”

“有可能哦,那以后‘大魔王’的称号岂不是要易主了?”

“就你事多,见不得别人变好。”

芳依旧感觉自己还在梦里,除了祛痘霜的冰冷罐子一直在刺激着手心。


5——

新的一天早上,依旧是熟悉的起晚,但当芳下楼时差点吓瘫,赵居然等在了自己宿舍楼下,如果不是之前他明确说过,芳真的以为他是喜欢上自己了。

“你…你怎么等在这里?”芳惊讶地问道。

“等着接你一同去公司,我就住在你隔壁那栋楼,以前是我不好总取笑你去的晚。”赵回答。

芳这才知道原来赵就住在自己隔壁楼,以前完全没发觉,毕竟两人上班时间错开了,下班也特意绕着走。

“不用了,我还是能赶到的,你先去吧,我记得之前你们组的人又故意丢你一堆工作,别耽误了。”芳其实并不想被接送,但是当然不能直接拒绝了。

“唔,那好,你双休天有时间么,我教你骑自行车吧,这样你就不用每天气喘吁吁跑到公司了。”赵似乎还想弥补。

“好好好,你快先去吧,我也马上就到。”芳急忙送走了赵。

这变化还真是太大了,根本就是换了一个人吧!不过,似乎还不赖?难道请假回家一天后就能被父母的爱感化成这样的吗?天,简直不要更好。芳仿佛已经看见了未来开心的上班生活。


6——

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公司里陆续有人请一天假,请假理由五花八门,但无一例外地在第二天重新上班时宛如换了一个人,原先喜欢爆脏的不再说脏话,原先不爱干净的打扫起来比谁都勤快。

渐渐地,芳发现了古怪,这些同事都是在自己说出了明显的吐槽后才发生了请假一天的事情,并且他们回来后第一件事都是找自己道歉赔礼,如果前几个都是这样也就算了,几乎一大半都是!

可就算有不对劲又怎样呢?现在的公司明显比一个月前的要更加和睦了,同事间互相尊重、体谅、帮助,没有了无聊又恼人的闲言碎语,没有了午休时让人一惊一乍的大声互动,没有了职场中常见的勾心斗角,工作效率和业绩都蹭蹭上涨,好得仿佛像是一场完美的梦。


7——

周遭一片白茫,只有自己一个人处于中心。奇怪,自己知道这是梦,甚至还有点熟悉,仿佛自己曾来过这里。

那么接下来要做什么,四处漫无目的走走看,期盼遇见什么?等等,这迷雾似乎在……散去?

眼前逐渐映入的是间充满未来科技风的房间,一名似乎是科研员的男人站在一面挂满了液晶显示屏的墙前,仔细琢磨着什么,此时芳才注意到自己不知怎的坐在了房间正中央的椅子上,且没办法站起。

“啊,欢迎你,芳女士。”男人转了过来,芳注意到他十分年轻,但自己的确完全没见过他。

“这里是……我的梦?”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梦能这么高大上了?

“确切地说,不完全是。”男人倒是很有耐心,“我只是通过接入你的脑电波,让你产生到达这里的错觉,实际上你应该还处于睡梦中。”

“额,”其实芳听不太懂这些,“那为什么找我呢?”

“在一个月前,你是由系统随机抽取到的适合作为监察者的人,并且之后你也顺利通过了测试,证明了你是具有爱心,又有善恶观的人,毕竟在梦中,人是很难再次有意识进行伪装自己。”男人又转过身去,看着墙上的屏幕们,芳这才发现,屏幕上放映的是自己公司的日常,有的是一个月前的录像,有的是赵请假时,有的是赵回来时。

“你们这是……监视?!”芳忽然有些害怕,感觉自己卷入了什么可怕的阴谋之中。

“别担心,只是普通地从公司摄像头处截取到的资料罢了,我们会确保每个人的隐私权不受侵犯。”男人认真回答。

“那为什么要找我?”芳还是没懂。

“其实只是一系列小小的实验,证明我们的理论没有错误——”男人忽的轻笑,“选取一名监察者,以其思想为基准对其周围的人进行一些小‘改造’,使监察者的生活舒适度上升。”

“改造?!那我的同事们的变化,都是因为你们的改造?这不是在违背个人意愿吗?!”芳抓住了要点,质问道。

“可是除了他们自己,其他所有人,甚至包括他们父母,都是对他们的‘新生’赞不绝口:原本喜好嘲弄取笑、损人利己、毫无同情的人,在我们的‘改造’后,变得善解人意、乐于助人、遵纪守法了。而根本没有人想着他们再变回之前的样子。”男人此时转了过来,直视着芳的眼睛,“当然,也包括你,你的舒适指数在他们改造后明显是上升的。”

“这……我……”芳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的确“新”同事比以前的他们更讨人喜欢,“可是,我总觉得这是另一种程度上的……杀人……”

“这个我不反对,我们所给予的,的确是另一层面上的毁灭和新生,也因此,我们将其命名为‘新生计划’,如果该计划成功,那么地球,最终会变成真正的伊甸园。”男人继续说着,“但人是复杂多变的,而性格更是千姿百态,所以我们才在继续实验,期盼能为每一种情况都找到合适的‘改造’方法,令每一次的‘改造’都不会过于极端,确保既保留大部分旧有性格,又能准确剔除掉那些无用、肮脏、惹人厌的性格特质。”

“所以就找到了我……?”

“没错,我们需要本质善良、有正确善恶观的人来给予我们更多的有建设性的‘改造’意见。”男人再次转过身,并缓缓走向芳,“所以,在知道了这一切、也在经历了一个月的体验期后,你愿不愿意,继续协助我们实验呢?”

芳一时语塞,但还是说出了她的答案。


终——

“我……愿意。”


热度 20
时间 2017.10.03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