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Fidelis/Transparent Cactus——新的世界观,第一次的尝试

--------------------------------------------------------------------------------------

明明是个游戏主页,被我要弄成短篇小说更新地了23333

不过都是一个系列的,有的剧本没有做出游戏的动力,只能锻炼文笔了。

--------------------------------------------------------------------------------------

Fidelis(信念),

菲德利斯大陆上各位法师的故事,

不同的信念,同样的坚守。

--------------------------------------------------------------------------------------

-->大部分是BL,强强互……

--------------------------------------------------------------------------------------

Fidelis:

-----------------------------------------------------------------------------------

1       (←只是用来提示发生时间点前后的序号)


        法师惊讶地盯着面前这个又慢慢爬起来的“人”:“是我无意间用了复活术?真糟糕,复活术和死灵召唤的咒语果然容易搞混,不过如果你还想来抓我的话,我也不介意把你再⋯⋯”


        “这里是哪里?你,是哪位?”这男人出乎意料地没有再次大声喊着“邪恶的死灵法师我要杀死你”云云,倒是直接也让法师懵逼了。


        “⋯⋯失忆?奇怪,我还没学会那种法术啊,又精密又繁琐的外科法术,实在让人提不起劲⋯⋯”法师站在尸体群的中央,环抱着自己的小木杖,丝毫没有在意男人的问题,也似乎根本没有想过要回答。


        “浓厚的血腥味,都是刚刚死亡的人——你杀的!”男人蹭的下跳后一步,警惕得盯着法师,同时摸了摸腰间,而后不得已小心俯身捡起了脚边的沾满了血的剑。


        法师看着男人笨拙的握剑方法不由想笑,“好了,放下可怜的剑吧,不然要刺到你自己了。”随后法师习惯前进一步以拉近谈话距离,又注意到男人后退一步以保持距离,只得站定加大了说话声,“你是谁,混在了这一堆可怜的圣骑士里,我很清楚刚刚把你们都团灭了,而且我不觉得白魔法不曾及格的我还有能复活人的能力——或者,你也是死灵法师?”


        男人依旧保持着警惕模样,“鬼知道,我们之间居然有内鬼,趁我抓完人铐手铐时偷袭我⋯⋯果然这次的事后面还藏了什么,我肯定是发现了什么⋯⋯”男人说着说着全身激动了起来,法师虽然眼神不太好,也能看见他全身的发颤。


        当然,关于男人说了一堆究竟在说什么,法师决定要选择性忽略掉,因为这种现象,他曾经在一本阐述世界的书里见到过,不同世界之间的交流和物质传送,灵魂也是其中可传送的一员。很明显,眼前这个人就是从另一个世界里被传送来的,这真是绝佳的研究灵魂组成和功能的对象!


        当然,法师在表面上还是维持了镇定,表面功夫要做足,才能把人骗到手,毕竟自己可是优雅的法师。“好了好了,淡定点伙计,我大概知道你遭遇什么了,你应该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被送到了这个世界,还恰好附在了这具刚刚死亡的身体上。”


        “嗯⋯⋯”男人站好,想了想,“你的意思是,穿越?”


        “穿越?这个词语好!穿越,灵魂体从一个世界到达另一个世界,太妙了,我要赶紧记录下来⋯⋯”法师掏出了笔记本,正打算用魔法羽毛写下这个概念,这才想起还被晾在尸体中间的男人,“要不,你和我走?”


        这么耿直?!男人一愣,不过再转念一想:自己穿越到了一具尸体上;自己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情况;就算找到了尸体原主人的家,也不知道原主人的各种习惯;团灭下只有自己一个人回去;面前法师似乎对自己的什么很有研究兴趣。男人后退一步一个短程助跑,轻松越过面前的尸体堆,落在了法师身边,伸出右手:“你好,我叫秦毅。”


        法师盯着这只伸出的右手,迟疑了下,也伸出右手象征性碰了碰,“这是你们那里的问候方式?还真有种卸下防备武器待人的感觉——泰洛尔,没有家族姓氏,研究灵魂的法师。秦⋯毅,很特别的名字。”


        “好,快走吧,我听见有大批人要赶来了。”秦毅挑了几件干净的盔甲,便起身等着泰洛尔带路。


        “真是干脆利落,以前是杀手?”泰洛尔突然觉得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完全没了先前被圣骑士追了三条街的烦躁。


        “相反,我是阻止犯罪的人。”


        泰洛尔回头看了看男人,只觉得他无时无刻不散发出冷漠的气场,“哈,不像,圣骑士可都是用圣光温暖罪人的——比如我。”


        “圣光不会被你的口水折射回去吗?”


        “哈⋯哈⋯⋯”泰洛尔干笑几声,越发觉得居然有比自己还无趣的人真是可怕,也就不再回头看他了,专心带着路。  

-----------------------------------------------------------------------------------

热度 5
时间 2016.03.29
转载自 信念之地
评论
热度(5)
  1. 老鹰的巢信念之地 转载了此文字
    --------------------------------------------------